您的当前位置:奥门金沙网址 > 中国中学篮球大赛 >

2018年“收获文学排行榜”揭晓

时间:2019-09-30

  

2018年“收获文学排行榜”揭晓

  3《青藏光芒》 马丽华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西藏人民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

  “13年来,我每天都与《应物兄》中的人物生活在一起,如影随形。有时候想,这部小说我大概永远也完成不了。” 李洱在颁奖典礼上颇为感慨。小说写作持续了13年,小说中的人物串连起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30多年,构成了一幅浩瀚的时代星图。“《应物兄》对于探讨知识分子生活和心灵轨迹,作了严肃的尝试。”评委黄德海评价该作“自觉启动了对历史和知识的合理想象,完成了对时代和时代精神的双重塑形”。

  莫言为颁奖典礼发来一段很有趣的获奖感言:“据说有的黄瓜放到冰箱里还会生长,此事未亲眼目睹,不敢确认为真,但确有小说因过分贴近生活在写完之后又自行生长出了续篇。《等待摩西》就是这样的小说。”

  收获榜单坚持不拘一格的选拔方式,从各个阅读平台中提取文学因子。候选作品有很多来自非传统期刊平台,比如名列长篇非虚构榜单第六的“英国当代观察”系列来自青年杂志书《单读》,候选提名的《失落的天文台》来自人文社科杂志《读库》,而短篇小说《北方狩猎》来自豆瓣阅读,充分尊重民间性与差异性,跨越代际与常规,以期对于文学的当前与未来提供新见。

  “犹如一场科考”的《青藏光芒》,让马丽华赢得了同行们的敬重和推崇。授奖词中说到,“这部厚重的纪实之作,为大众提供了在地球进化尺度上谈论与理解‘地球第三极’的巅峰体验。”马丽华表示,“我写非虚构40年,就是用手中的笔跟从西藏改革开放的进程,从社会文化到自然科学。”

  尽管如此,在《收获》论坛上,还是有多位评论家谈到“文学书写老化,青春气息缺失”的问题。评论家何平说起自己与学生探讨文学史时,感到越靠近当下,文学史中的青春气息越弱。他发现,改革开放40年中,前20年基本是作家在30岁左右创作的作品进入到文学史,但是后20年,仍然是在80年代成名的那批作家的作品进入文学史,年轻人越来越难进入文学史。“是文学史书写者年龄构成过于老化、审美观念过于陈旧,还是现在年轻一代作家的写作思想、艺术的成熟度不够,达不到进入文学史的标准和高度?值得更进一步思考。”评论家王春林补充到。

  9《时过子夜灯犹明》 李 鹿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8月出版

  本次排行榜包括长篇、中篇、短篇小说和长篇非虚构4个门类,每个门类评出10部(篇)作品。“十三年磨一剑”的李洱,以《应物兄》摘得长篇小说榜首,王安忆《考工记》、贾平凹《山本》等入选;中篇小说榜由迟子建《候鸟的勇敢》领衔,两位80后作家周嘉宁、林森分别以《基本美》《海里岸上》紧随其后;生于1986年的新晋作家班宇的《逍遥游》拔得短篇小说榜头筹,70后作家斯继东《禁指》、莫言新作《等待摩西》上榜;在长篇非虚构榜单上,张新颖《沈从文的前半生》、阎连科《田湖的孩子》、马丽华《青藏光芒》位列前三。

  10“访问童年”系列 殷健灵 《上海文学》2018全年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

  “在我看来,一个文学榜单的对手不是另一个榜单,而是一个新的事物,新的事物正在《收获》发生,”评论家李伟长说,“2018的榜单是人工评选,感觉《收获》接下来还可以做无人操作的榜单,人工榜单和智能榜单放在一块,文学生态更完整。”而评论家张莉在感叹之余,认为越是在充斥大数据的今天越需要批评家个人的审美判断,文学史是每一个进入文学现场的实实在在的人合力写成的。“我们讨论《收获》的排行榜,强调的是中国文学的雅正传统或尺度,它的知识分子气质和先锋性。这个排行榜不仅要评出时代好作品,同时要评出有前瞻性、先锋性的作品,发挥引领文学创作风潮的作用。” 评论家木叶认为,文学排行榜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文学批评方式,成为文学历史的一稿。

  在这份榜单中,我们欣喜得看到,五六十年代生人的文坛常青树,不断迎来新的“喷涌”,70后的创作越来越扎实,80后实力持续增长,跃跃欲试的90后已进入视野。年轻而成熟的新面孔班宇特别显眼,《逍遥游》授奖词这样写道:“作者就像是从巨大的崩溃中幸存折返的人,他掌握着满手的细节,慢慢陈列一些,又藏起更多。”班宇自而立之年投入严肃小说创作,不过两年,在此之前,这位热爱摇滚乐的“野生”青年,只是在网络上恣意地写写乐评。

  本次排行榜由《收获》文学杂志社与长江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中篇小说卷》与《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作品选:短篇小说卷》将于2019年1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

  《收获》推出文学排行榜,今年是第三年了。这份年度榜单不囿于《收获》,而是面向整个当下文学场域,却又鲜明地散发出《收获》的气质与文学立场。在岁末年终应接不暇的榜单中,收获文学排行榜向来备受瞩目。

  《收获》微信公众号已拥有20万订阅量,在论坛上又抛出了一个闪耀新媒体思维光辉的惊喜——人工智能解析《收获》40年(1979-2018)经典密码。从680位作者的1618篇长中短篇小说中,解读《收获》作品40年的主题词、题材分布、故事曲线、情感类型等,迈出了用大数据进行文学分析的第一步,引起与会作家、评论家的浓厚兴趣。

  《候鸟的勇敢》仿佛凝聚了迟子建此前创作中的所有主题,甚至不乏对自身创作惯性的反思与质疑,将信念的烛光置放到风雨如晦的现实中。未能到场领奖的迟子建,在给《收获》发来的信中写道:“这世上还有那么多不背弃美的湿漉漉的眼睛,像灯一样在黑夜中闪烁!谢谢生命中的阴霾和寒流,让我知道人性中的阳光和温暖的可贵。”

  “希望《收获》是文学的大海”是《收获》主编程永新的追求,以《收获》为名义的作品评选,是为传递同样的价值观和文学标准。

  有业内人士统计,最近几年,每年揭晓的文学榜单多达30几种,因视野局限、评委趋同,大家对文学排行榜的同质化深表担忧。为追求一份独特价值,收获排行榜评委中既有卓有见识的知名评论家,也有赤诚率线后作家王苏辛也亮相在评委名单中。主办方希望年龄层次丰富、经验背景多样化的组合,能带来新鲜的观点和新锐的探索。

  对此,身为80后青年评论家的岳雯回应说,在一个百废俱兴的时代,和那个时代同时成长起来的作家,充当的是时代的急先锋,他们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性的探索,在草创时期是极其重要的,相对容易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而今天不少青年人写作的基本质地和基本写作方向,仍然是在呼应1980年代的问题”,她表示,从社会学意义上讲,完全不同的时代已经开启,不管从人工智能还是从生物学角度,一个新时代的大背景已向我们打开。“这代人应该有能力和决心,重新向时代敞开,让新的元素进入,让构建未来式样的东西进入,这个时代值得我们对文学有更多期待。”

  改革开放40年,文学的边界、疆域及其风景在行走中不断拓展、深入、变化。行走的年代,向文学传递着社会的、历史的、科学的、自然的思想资源,丰富着文学的能量。从榜单中不难发现,评委组以相对开放的审美观念和评价标准容纳了不同风格和类型的作品,但现实主义题材,仍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写作者的深耕细作之地。

  评论家徐晨亮说,他很乐于看到一些进入候选名单的年轻作者,他们的作品有的位于写作经验深厚的名家之前,这些作品体现出丰沛的创造性、创新性。“我希望从中发现那些可能创作出未来经典之作的新作者。”

  12月9日,2018年收获文学排行榜,在安徽蚌埠古民居博览园揭晓并颁奖,部分排行榜评委、历年上榜作家等还共同参与了同期举行的“行走的年代”《收获》论坛。

  4《幌马车之歌续曲》 蓝博洲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3月出版

  “《收获》的排行榜应该有权威,能够上榜是莫大的光荣,《考工记》今年才结稿成书发行,可见得榜单反应快速,及时体现文学动态。”王安忆在收到获奖消息时,发来了这样的感言。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